貓品'漫畫中毒Ⅱ

本部落格談論漫畫,也及小說、動畫,五花八門。另有貓品雙胞胎的塗鴉及同人文、原創文等圖文創作。

民族英雄的召喚 ──以電影《葉問》、《葉問2》為主要探討對象 (上)

葉問海報
嗯,因為貓品部落格以前也有談過電影,所以想說把之前談論電影葉問的論文順便放上來,不然這篇我自己覺得蠻有趣的論文大概也就只能放在電腦裡發霉了吧~
因為文章很長,又有一些註釋,所以分成上下兩篇,應該會比較方便查看註釋。


(※本論文收錄2012年「第五屆國際青年學者中文文學學術會議:中文文學與比較文學」論文集。香港嶺南大學人文學科研究中心、嶺南大學中文系主辦。)


一、前言
  香港自西元1997年回歸中國,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始終呈現浮動狀態,在香港大學民意網站的最新身分認同調查當中,2011年七月到十二月結算的香港人的中國人認同掉到相當低的比例,僅占調查比例的16.6%。(註1) 中港衝突亦節節升高,尤其是今年2012年一月一起中國人於香港地鐵飲食,引起中國人與香港人產生爭執的社會事件,其後續發展為北京大學教授孔慶東為此在傳播媒體上批評「香港人是狗」(註2),更引發了軒然大波, 揭露中港之間存在的嚴重矛盾。在這樣的中港衝突之中,可見香港與中國之間存有隔閡,然而香港回歸中國以來,亦可見香港人探尋中國認同的跡象,並非對中國採取全盤否定的態度。

圖一
(圖一:市民的身分認同─身分認同類別(半年結)2011年7-12月)

  筆者擬將透過香港「民族英雄」類型武打電影,來探討香港人如何可能透過民族英雄締結香港與中國之間的關聯。回顧香港武打電影,以民族英雄形象登場者主要集中於少數幾名武術高手:其中最為著名者為黃飛鴻,以黃飛鴻為主角的電影在百部之上,此外則有因知名武打明星李小龍而廣為人知的角色陳真,另有揚名於前的陳真之師父霍元甲,(註3) 葉問則是近期方才擔負起民族英雄重擔之人。以上數位,除陳真為虛構人物之外,其餘皆為清末民初時期的真實歷史人物。
  自從2008年香港推出第一部以葉問為主角的《葉問》武打電影以來,迄2012年的今天(註4) ,以葉問為主角的電影陸續拍攝,已出品者有由葉偉信所執導2010年上映的《葉問2》,以及同年上映邱禮濤執導的《葉問前傳》,另有由王家衛執導,據聞籌畫十年(註5) 至今尚未上映的《一代宗師》。2008年開啟的「葉問」系列電影,敘事模式大抵延續香港武打電影的民族英雄模式展開,因而解讀「葉問」也必須從民族英雄電影的角度來認識,然而筆者認為與香港電影界中其他的「民族英雄」相比,「葉問」有其特殊性,即葉問的民族英雄身分更明確地召喚著香港人的中國認同,葉偉信的《葉問》系列則明顯是一部針對香港人而產生意義的電影。
  本文擬透過涵蓋從黃飛鴻、霍元甲到葉問為主角的電影文本,而以《葉問》系列為主要對象進行文本分析,嘗試說明香港武打電影中「民族英雄」的遞嬗所可能反映的社會情境變遷,而《葉問》系列如何試圖與香港人進行對話?又如何重構香港人的歷史記憶?筆者希冀本文能為「葉問」所象徵的民族英雄身分提供初步的探討。

二、從黃飛鴻到葉問
  華語電影當中,香港的武打電影自成一格,其中民族英雄類型電影應始於王羽執導的《龍虎鬥》(註6) ,開創整體香港電影的功夫風潮者則當屬武打明星李小龍。(註7) 李小龍主演的電影中最符合「民族英雄」特質的角色,即為1972年出品《精武門》的陳真,陳真單挑日本武館之後,將拿來羞辱精武門的「東亞病夫」匾額紙張強迫日本人將之拆吃入腹,即可見其中所隱喻的國族符號:陳真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而是中國的化身。這種民族英雄式的武術家,當代學者楊瑞松〈身體、國家與俠─淺論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的身體觀和英雄崇拜〉即指出:

隨著中國進入由西方列強制定的近代國際新秩序中,當「謀國的不能努力為國,以致人民都受外人凌辱」時,在以往漂泊江湖的俠也化身成為一民族的守護神;為了民族的尊嚴,以中國「傳留數千年的拳術」,在這樣的「民族大對決」中,俠挑戰外國大力士──俠以自己的身體洗刷了覆蓋在全民身體上的恥辱。俠的新時代的面貌於焉誕生。(註8)

日後許多民族英雄式的武打電影,多複製此類模式,將民族英雄化約為中國的象徵,而外國武術家則是列強的化身。(註9) 誠如資深影評人高思雅(Roger Garcia)指出1970年代香港武打電影實能反映當時政治權力關係的變化,(註10) 筆者認為此類「民族英雄」亦能反映當代社會情境,李小龍主演的《精武門》等一系列武打電影蘊含強烈的民族意識,即反映了香港在1960年代末反帝國反殖民的政治潮流之下,對於英國殖民政府的反抗,以及香港自身民族意識崛起的現象。(註11)
  於是當武力作為權力的象徵,武林作為權力展演的場域,武打電影遂成為反映當代社會情境與現實政局的便利載體,而民族英雄式的武打電影,則更進一步得以透過中國/外國武術家的對立來隱喻現實政權的相互關係,對民族英雄武打電影的討論顯然則較一般武打電影更能反映出當代國族認同的問題。然而篇幅有限,本文討論的民族英雄武打電影將聚焦在葉偉信的《葉問》系列:《葉問》(2008)、《葉問2》(2010),另外輔以徐克《黃飛鴻》系列的前三作:《武狀元黃飛鴻》(1991)、《黃飛鴻2男兒當自強》(1992)、《黃飛鴻3獅王爭霸》(1993),以及于仁泰執導的《霍元甲》(2006)進行比較,而不討論以虛構人物陳真為主角的電影。
  選用這三名角色進行討論另有一個原因,在《葉問2》劇末,葉問打敗英國拳王時,葉問因槍傷而陷入瘋癲的昔日好友周清泉興奮地向旁人說:「我認識葉問!霍元甲、黃飛鴻、葉問、我,佛山四小龍!」瘋癲的周清泉不諳武藝,當然不可能是佛山四小龍之一人,但這句話點出了香港觀影人所熟悉的民族英雄典範──霍元甲與黃飛鴻,將葉問與二者並列,可以看出香港電影中「民族英雄」傳承的軌跡。
  從時代先後順序來看這些「民族英雄」,次序分別是:清末民初的黃飛鴻、清末的霍元甲、(註12) 民國時期的葉問。此三人雖然同樣具有民族英雄形象,但究其內涵則有不同之處,筆者姑且將之分作「對內反省型」民族英雄,以及「對外伸張型」民族英雄。其中徐克的「黃飛鴻」屬於前者,于仁泰的「霍元甲」以及葉偉信的「葉問」則為後者。
  徐克《武狀元黃飛鴻》系列頗能展現徐克的歷史觀與政治思維,並能觀察出徐克與香港人對話的意圖。尤其系列的第三集《獅王爭霸》,劇中俄國人杜文奇與十三姨的一段對話,便隱約在召喚著螢光幕前香港人的國族意識:

杜文奇:「我曾經說過歷史的命運是避不了的,兩百年前你們漢人也不滿意被滿人統治,現在還不是也習慣了嗎?到了兩百年後,你們也一樣會習慣被另一個民族統治。」
十三姨:「兩百年後我們漢人的事,應該由我們漢人去解決,用不著你們急著來替我們擔心。」

而後杜文奇謀殺李鴻章事跡敗露遭俄方滅口,十三姨目睹杜文奇慘死之時,電影採近景拍攝,讓十三姨面對著鏡頭說:「我相信歷史會改變你的看法,但是你沒機會看到了。」這樣的對白,不免讓人聯想到受英國殖民一百五十年的香港即將回歸中國的當代社會情境。劇中的台詞「你們也一樣會習慣被另一個民族統治」便似乎在影射當年香港仍處於被外族統治的現況,而十三姨獨自一人面對鏡頭的畫面更像是在對觀眾/香港人進行喊話,召喚著香港人的漢族/中國認同。
  綜觀徐克的民族英雄「黃飛鴻」,著墨深刻之處在於以一種平民立場出發的救國救民情懷,針貶傳統中國內在的腐敗(第一集《武狀元黃飛鴻》滿人提督則對洋人事事退讓,對內則打壓民團)與落後(第二集《男兒當自強》孫文時刻查看懷表的行為,提醒中國人應重視時間概念等現代性思維),因此筆者以「對內反省型」名之。
  至於于仁泰的《霍元甲》基本上與李小龍《精武門》走相同路線,電影後半段與外國武術家進行擂台戰,便很簡明的透過抵禦外敵來凝聚觀看者的中國認同。葉偉信《葉問》系列雖同屬抵禦外敵凝聚中國認同的「對外伸張」型民族英雄,但相較於《霍元甲》,則《葉問》更能展現出如《黃飛鴻》般地與香港人進行對話的意圖,從電影種種跡象可察覺《葉問》系列隱約透露著「中國認同」的政治意識形態。
  《葉問》出品的前一年2007年正是香港回歸中國的十周年,2007年香港的民意調查顯示香港人的中國人身分認同並不穩定,如香港大學民意網站於當年進行的〈香港及台灣兩地民眾對香港回歸十年的比較調查〉提問「假如現在俾你選擇,你會選擇再次做番97年前既殖民地人,還是繼續做97年後既特區人?」,(註13) 回答「97年前既殖民地人」31%,「97年後既特區人」41.1%;同一網站的另一調查〈香港回歸十週年專頁〉中「身份類別認同」項目有一問題「你會稱自己為 香港人/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2007年結算2006年1月至6月的調查結果顯示,自認為香港人的有24.8%,中國人有25.1%,香港的中國人14.9%,中國的香港人34.6%。(註14)

圖二
(圖二:香港及台灣兩地民眾對香港回歸十年的比較調查:假如現在俾你選擇,你會選擇再次做番97年前既殖民地人,還是繼續做97年後既特區人?)

圖三
(圖三:香港回歸十週年專頁─身份類別認同(半年結)2006年1-6月)

  以回歸十年來觀察,願意重做殖民地人民的香港人在三成之上,而自認為「中國人」的香港人僅有兩成五,(註15) 可見香港人的中國國族認同之低落。以此為背景的香港社會,在拍攝民族英雄式的武打電影之時,不再選用香港最具人氣的黃飛鴻,也捨棄了一度重出江湖的霍元甲,而推出此前不僅從未以主角身分登上電視電影螢幕,亦未曾如同霍元甲以武俠小說「出道」武林,至2008年仍於普羅大眾之間沒沒無聞的葉問,這一位新登場的民族英雄,如何召喚香港人的民族/國族想像?
  2006年出品的《霍元甲》或可視作當時社會情境下的產物,但葉問相較於出身廣東佛山的黃飛鴻、以及出身河北東光的霍元甲,不同之處在於葉問的身體移動,出身廣東佛山的葉問最終落腳於香港,從而使香港與中國透過葉問產生連結,香港與中國共有的民族英雄促使兩地共構一個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y)成為可能,黃飛鴻與霍元甲則不具備此項條件,遂使香港武打電影中「民族英雄」的傳承由黃飛鴻、經霍元甲交棒予葉問,葉問遂應運出世。(未完)

-----------------------------------
註1:參見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市民的身分認同─身分認同類別(半年結)〉,網頁擷取日期為2012/2/5。詳細數據參見筆者根據該網站調查結果自製的圖一。

註2:參見韓化宇著,〈孔慶東罵港人是狗 引發公憤〉(旺報,2012/1/22),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4/112012012200097.html,網頁擷取日期:2012/2/5。

註3:平江不肖生於西元1923年所著武俠小說《近代俠義英雄傳》主角即是霍元甲。

註4:本論文最終修改日為2012年2月7日。

註5:「當年一部《2046》拍攝5年之久,被認為是影史上最耗時間的影片,而新片《一代宗師》卻以10年的周期輕鬆打破了這個“最慢”紀錄。」參照甕欣、陸姝著〈王家衛梁朝偉袁和平 《一代宗師》預告的三面孔〉(北京新浪網,2011/7/20),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10720/4572941.html網頁擷取日期:2011/12/28。

註6:「王羽的《龍虎鬥》(1970)強調練輕功及鐵砂掌的痛苦過程,到打敗日本柔道及空手道高手,為師報仇,儘管充滿官能刺激及煽情畫面,兼且是狹義民族主義的濫觴,但對後來武俠片強調練功過程和血腥搏擊,卻起了典範作用。」參見王賡武,《香港史新編(下冊)》(香港:三聯書店,1997),頁583。

註7:「李小龍的功夫片在港產片市道一片低微聲中出現,何止是一支強心劑,更像是一帖還魂丹,藥到病除,且掀起一片前所未有的功夫熱潮,席捲東南亞,更破天荒第一次打進世界市場。他自己登上超級巨星的位子,成為成千上萬的少數族裔與弱者心目中的英雄、偶像。」參見卓伯棠,〈新浪潮的啟端〉,收入葉月瑜、卓伯棠、吳昊主編,《三地傳奇:華語電影二十年》(台北:財團法人國家電影資料館,1999),頁19。

註8:參見楊瑞松,〈身體、國家與俠─淺論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的身體觀和英雄崇拜〉,《中國文哲研究通訊》,第十卷,第三期(2000年9月),頁105。

註9:俠的個人成為國族象徵,武打電影可溯自1970年王羽的《龍虎鬥》,但此類模式應是複製自1920年代平江不肖生所著《近代俠義英雄傳》等武俠小說。楊瑞松透過對平江不肖生的小說文本分析指出:「俄國大力士不再只是一味來中國賣藝混口飯吃的江湖藝人,而搖身一變為長期以來欺侮中國人的西方列強的象徵;相對地,霍元甲也不再是一普通的習武之人,他要以『病夫中的病夫』的身分,以他的身體所擁有的傳統中國武術,替所有長期受到侮辱的全體中國人,重拾民族的尊嚴。」參見楊瑞松,〈身體、國家與俠─淺論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的身體觀和英雄崇拜〉,頁104。

註10:「回顧七十年代的香港電影時,令我感到訝異的,是武俠世界中權力關係的演變,亦可反映當時政府與民眾間,香港在國際的地位,和中港關係的轉變。」參見高思雅著,路西亞譯,〈過渡:七十年代香港電影與現代化〉,《雜嘜時代:文化身份、性別、日常生活實踐與香港電影1970s》(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5),頁20。

註11:「1967年,『反帝反殖』的政治運動波及了香港。自1949年以來中國的『香港政策』一向以『統戰』為戰略主導,對於英國在香港的殖民統治採取相當克制的態度。可是這時帶極左思想的人卻批判了這種『統戰』戰略,在北京發動群眾衝擊英國大使館;在香港則發動了港九新界『反帝反殖』運動,於是連續發生了警民衝突的大暴動、工會大罷工。」參見王賡武,《香港史新編(上冊)》(香港:三聯書店,1997),頁136。

註12:霍元甲晚生而早逝於黃飛鴻,故未橫跨清末民國兩個時代。然而霍元甲因1920年代平江不肖生的武俠小說而揚名,早過由關德興主演而走紅於1950、60年代的黃飛鴻。

註13:參見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香港及台灣兩地民眾對香港回歸十年的比較調查〉,網頁擷取日期為2011/12/28。詳細數據參見筆者根據該網站調查結果自製的圖二。

註14:參見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hkupop.hku.hk/,〈香港回歸十週年專頁〉,網頁擷取日期為2011/12/28。詳細數據參見筆者根據該網站調查結果自製的圖三。

註15:這裡要特別說明,筆者之所以未將「香港的中國人」計入,乃是因為筆者認為「香港的中國人」顯示的是血緣認同,而非國族認同;而「中國的香港人」亦顯示出香港的離心意識,對中國的國族認同相對薄弱。

(半成品)
  1. 2012/11/25(日) 20:03:08|
  2. 觀後感
  3. | 引用:0
  4. | 留言:0
<<民族英雄的召喚 ──以電影《葉問》、《葉問2》為主要探討對象 (下) | 主頁 | 推薦:《美食大胃王!》(C級)>>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aopintwins.blog132.fc2.com/tb.php/83-827dba6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貓品雙胞胎

Author:貓品雙胞胎
由淺色貓(姊)與半成品(妹)組成。
熱愛漫畫的百合控。部落格私心領航全力全開。

淺色貓(姊)
本名楊若慈,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碩士。
研究領域:大眾文化、台灣本土言情小說。
曾獲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碩博士論文獎助、國藝會創作補助。小說、散文獲文學獎若干。以「若慈」、「淺色貓」、「楊双子」為筆名創作言情小說(萬盛、飛田出版)、動漫畫同人誌及各種嚴肅文學與大眾文學。
著有學術專書《那些年,我們愛的步步驚心:台灣言情小說浪潮中的性別政治》(秀威,2015)、大眾小說《撈月之人》(奇異果文創,2016)等。

半成品(妹)
本名楊若暉,歷史學系研究所碩士。
研究領域:ACG文化、百合迷文化。
原本朝著漫畫家的方向前進,出了同人本之後發覺寫評論比較明智。
著有《少女之愛:台灣動漫畫領域中的百合文化》(獨立作家,2015)、《少女的庭園:台灣百合文化史》(白象,2014)。
2015年6月19日歿,享年30。

Facebook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aopintwin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公告 (48)
日常 (9)
漫畫評論 (19)
動畫評論 (9)
小說評論 (19)
同人小說 (2)
同人圖作 (24)
信手塗鴉 (5)
原創小說 (5)
觀後感 (5)
遊記 (1)
劄記 (11)
出版 (1)
讀書 (1)
簡歷 (2)
散文 (11)

FC2計數器

Flag Counter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