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品'漫畫中毒Ⅱ

本部落格談論漫畫,也及小說、動畫,五花八門。另有貓品雙胞胎的塗鴉及同人文、原創文等圖文創作。

民族英雄的召喚 ──以電影《葉問》、《葉問2》為主要探討對象 (下)

葉問2

三、與中國擁有共同受難記憶的「香港歷史」
  當葉問成為香港與中國產生連結的民族英雄,《葉問》系列將如何與香港人進行對話?又將如何重構香港人的歷史記憶?

  率先提出「想像的共同體」此一概念的學者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他的名著《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步》中,透過引申法國學者赫南(Renan)的論點,指出一「想像共同體」的成員必須進行歷史的記憶與遺忘以凝聚全體成員的認同。(註16)
  《葉問》系列當中,即是透過共同經驗的分享,亦即日本侵略,來強化香港與中國的一體感,以便將香港自英國殖民時代便自外於中國的歷史記憶,重新嫁接回中國歷史之中。《葉問》系列頗具歷史感的敘事方式,格外可見《葉問》系列對歷史記憶與遺忘的用心,然而細究《葉問》系列所述及的時間與事件,其中卻有不符史實之處,並有虛構之情節。按葉問之子葉準為《葉問》系列電影的總顧問,導演葉偉信透過葉準應當知道葉問的真實經歷,而仍選擇了不符史實的敘事方式,並幾處虛構故事,便反映出《葉問》系列意圖與香港人進行對話有其可能。
  在第一集《葉問》的敘事之中,劇中安排葉問於1938年佛山淪陷不久之後因打敗日軍三蒲將軍後逃離佛山;另外,葉問遭日軍佐騰上校射殺倒地之後的影片字幕顯示:「葉問拒絕屈服於日軍的威嚇,並用雙拳喚起中國人的團結心。」;劇末則透過歷史事實的敘述作結:「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中國人取得勝利,結束了長達八年的抗戰。」
  上述不符史實之處在於葉問離開佛山到香港乃是1949年之事,遷居香港的原因亦不是因為得罪日本軍方,而是葉問於戰後曾任中華民國佛山當地的警察局副局長,因而於共產政權成立之後避走香港。(註17)
  電影變造葉問離開佛山的理由與時間點,或可視作電影敘事流暢的便宜行事手法,然而亦可推論《葉問》作為一部深化香港人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同的電影,葉問因殺害日本軍人而避走香港,顯然較之避免共產政權迫害而遠走香港,對今日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的香港而言,是比較「合宜」的安排,並使粉飾後的葉問得以堂而皇之的登上大螢幕。相反的,由於中華民國不需要成為今日香港的中國記憶的一環,字幕以「葉問拒絕屈服於日軍的威嚇,並用雙拳喚起中國人的團結心」、「中國人取得勝利,結束了長達八年的抗戰。」(粗體為筆者所加),便將當時的中國──中華民國──輕輕一筆帶過。
  共同經驗於是擴大了香港人的想像共同體的範圍,並藉此連結起香港與中國的歷史記憶,此外,《葉問》系列亦不斷強調香港人的中國人身分,來深化香港人的中國人身分認同,在此將透過細讀文本觀察之。
  第一集《葉問》中,佔領佛山的日軍三蒲將軍對於中國武術頗有興趣,時常徵招佛山當地武術家與手下士兵進行武術較量。葉問由於目睹相識的武術家廖師傅在比武過後,因細故遭日軍佐騰上校槍殺,憤而主動上場單挑十名日本士兵。以一敵十的情況下葉問仍輕易取得勝利,三蒲將軍因而對其另眼相看,並問葉問姓名,此時葉問未予回答,只說:「我只是一個中國人。
  離開演武場的葉問,則掌摑引介佛山武術家予日本軍方的翻譯李釗,並展開一段對話:

葉問:「走狗!」
李釗:「我是什麼走狗?他們的死與我何干?我只是個翻譯。我不用吃飯呀?我也要糊口啊!」
葉問:「糊口?看著同胞被人打死,你還有尊嚴嗎?」
李釗:「我沒有,你有,你有很多!你有本事就去打他們,打趴他們!打十個打百個打一千個!我是一個翻譯,我不是走狗……我是中國人!
(粗體為筆者所加)

此時的葉問儼然是以「民族英雄」的身分在召喚觀影人的國族意識,並藉此凝聚觀影人的中國認同。又譬如佛山淪陷之後,葉問好友周清泉的棉花廠成為強盜勒索的對象,葉問發現昔日友人沙膽源亦在強盜之列,在擊退強盜後便責難沙膽源:

葉問:「你搶中國人的東西。」
沙膽源:「與其受欺負,我寧願欺負人,我要所有人都怕我!」
葉問:「這東西是你哥託我……」
沙膽源:「別跟我提他!」
葉問:「……知不知道你哥死了?是被日本人打死的。」
(粗體為筆者所加)

原先沙膽源並沒有意識到國族之別,只是希望透過強盜組織在亂世中居宰制者位置,但葉問將意見衝突直接導向國族問題,強調日本人才是中國人應當共同面對的敵人,此舉不但再次強化國族意識,並隱約意在喚醒香港人「三年零八個月」(註18) 的記憶。透過佛山淪陷的經驗,《葉問》足令香港重新記憶與中國共有的日本佔領的受難經驗,而遺忘葉問所處時代中的香港人實非中國子民,而是英國子民的歷史記憶。
  第二集《葉問2》透過身處香港的葉問,則更能明確凝聚香港人的中國人身分認同,如劇中英國拳王龍捲風在擂台上擊敗香港武術家的領袖洪振南,令洪振南重傷致死,擂台賽主辦單位為表示歉意與維護英方舉辦交流賽的美意,主辦單位召開記者會歡迎中國武術家再次挑戰英國拳王:

龍捲風:「為了捍衛我的聲譽,我同意接受任何中國人挑戰。據我所知,中國人比武喜歡採用這個(按:指線香)來計時,我很樂意遵從這個習俗,所以我會跟任何挑戰者比試,直到這根香燒完為止。這根香蠻大的,會有足夠時間讓任何人上台挑戰我,但我先警告你們,我不會再手下留情,在這根香燒完之前,我會打敗所有的中國師傅!事實上,可能根本用不著這根東西,因為我很懷疑,究竟有沒有中國人有膽量上擂台挑戰我!」
香港記者:「他怎麼這麼說話呀,太不像話了。」
葉問:「中國人燒香,不僅是為了算時間。中國人燒香這種習俗,除了計時,最重要的……是它包含了我們的謙遜,是中國的文化。米洛士先生,我要向你挑戰!」
(粗體為筆者所加)

劇中並未說明此刻的時間點,假設以葉問定居香港的1949年為基準,距離香港因《南京條約》割讓予英國的1842年,已然經過一世紀的光陰,此時的香港人是否認同自己就是英國拳王口中的「任何中國人」則尚有疑問,但電影將歷史脈絡與當時的社會情境抹除,而透過從中國輾轉來到香港的葉問(劇中真正的中國人)之口,強調香港本身所具備的「中國文化」成分,輕易地消弭了1842年以降香港人與中國人的分際,並藉由賦予香港人的「中國人」身分,促使香港人從原先屬於文化上或血統上的「中國認同」,逐漸轉化為國族意義上的「中國認同」。
  至此,《葉問》系列便透過日本侵略此一經驗的共享,將香港的想像共同體的範圍擴大至中國,而被強調的中國文化與中國民族意識,都促使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導向國族意義上的「中國認同」,以回應香港回歸中國此一政治局勢的現實需求。

四、對英國殖民政府選擇性記憶的「香港歷史」
  《葉問》系列透過共同記憶來建構想像的共同體,並展示出「對外伸張型」的民族英雄如何透過對抗外族武術家來對內凝聚國族認同,其實考察史實則可知這些民族英雄實無與外國武術家展開表演性質的比武紀錄,就邏輯推論,這類表演性質之比武賽事出現的可能性亦不高,因此電影虛擬的外國武術家所象徵的列強身分,在國籍的選用上必然有其喻意,本節即希望透過民族英雄的對手來觀看電影所欲傳達的國族意識。
  綜觀「對外伸張型」民族英雄電影,其對手大多是日本武術家,可以想見此乃是對於近代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記憶相互呼應。近代日本自明治維新崛起之後,便對外展開侵略戰爭,首當前衝者即為中國,自1895甲午戰爭乃至1945年中日戰爭結束為止,日本對中國的鯨吞蠶食,令當代中國人對日本人普遍存有民族仇恨,故而時代背景設定在清末乃至民國的民族英雄電影,對抗的敵人多為侵略者日本人則成為合情合理的安排。
  以于仁泰《霍元甲》為例,劇中霍元甲對抗的外國武術家共有五人,分別是:霍元甲於1909年上海跑馬場比武的對手「外國大力士奧比音」,1910年上海法國租界貝爾亞大劇院比武對手「英國拳王彼得˙史密夫」、「比利時皇家騎隊總教練漢士˙荷索」、「歐洲劍擊冠軍安東尼˙加史亞」、「日本九鬼神流高手田中安野」。五人當中,外國大力士奧比音並無提及其國籍,而英國拳王、比利時皇家騎隊總教練、歐洲劍擊冠軍三名武術家在電影中合計僅有三分鐘的出場畫面,著墨最深、戲份最重者仍是日本武術家田中安野,顯示出《霍元甲》仍是一脈相承自李小龍主演的《精武門》,對抗著想當然耳的日本敵人。
  《葉問》系列第一集的最終敵手亦是日本武術家:日軍三蒲將軍,而第二集《葉問2》則是英國武術家:拳王龍捲風。筆者認為,與《霍元甲》及《葉問》相比,《葉問2》有兩點值得關注之處,一是選用英國籍武術家的用意為何?二是英國拳王龍捲風的態度影射了什麼?
  如同「對外伸張型」民族英雄的對手多是日本武術家乃與近代中國歷史有其關聯,《葉問2》選用英國武術家亦令人聯想到香港曾受英國殖民的歷史。劇中安排一名香港警官(英國人)舉辦華洋拳賽,在此的洋人代表是來自英國的拳王,乍看之下相當合乎邏輯,但放置在「對外伸張型」民族英雄電影當中來觀察,近二十年來民族英雄式武打電影的外國武術家很少有英國籍人物,以本文所討論的文本為例,《霍元甲》雖有「英國拳王彼得˙史密夫」一角,但無足輕重,戲分不到一分鐘,而英國武術家作為最終敵手的情況更僅見於《葉問2》。其實以武打電影常見的刻板印象操作手法而言,各國擅長的武術類型為:中國/中國功夫、韓國/跆拳道、日本/空手道或柔道、俄國/摔角,而英國並未形成相對應的刻板武術類型,英國人也很少給人武功高強的聯想,但《葉問2》卻安排了一名英國拳擊手作為葉問的最終敵手,筆者認為這個稍具違和感的角色設定乃是刻意為之,意在喚醒香港人為英國所殖民的記憶,尤其在《葉問2》的最終決戰中,拳王龍捲風披著英國國旗登場,儼然為英國化身,英國武術家遂與英國殖民政府連結為一體,《葉問2》選用英國籍武術家的用意便昭然若揭。
  至於態度方面,《霍元甲》出現的外國武術家大多具備君子風度,如奧比音在比武落敗後作揖行禮,高舉霍元甲的手以示霍元甲為贏家,而田中安野則曾與霍元甲煮茶論武,並在比武過程中展現其武士精神,雖然電影安排霍元甲遭日本商人毒殺,但田中安野並不知情,仍是磊落的日本武士。《葉問》的三蒲將軍頗具武士精神亦與田中安野相類,惟三蒲作為佛山佔領軍領袖,對部屬佐騰上校任意殺人並無嚴厲譴責,較之田中安野更顯殘酷血腥,但三蒲與葉問比武,態度仍不失公平正直。相較之下,《葉問2》的英國拳王龍捲風則傲慢無禮,處處流露出對中國武術乃至中國人的輕蔑態度,並且劇中穿插一段龍捲風與香港武術家領袖洪振南的擂台賽,從畫面來看,擂台上老態龍鍾、身材肥胖的洪振南不敵年輕力壯、肌肉精實的龍捲風,此時電影並以煽情的手法描繪由洪金寶飾演的洪振南宛如人體沙包般遭龍捲風痛毆致死的橋段,片長將近七分鐘,令觀者不忍卒睹,為之憤慨。
  由此觀之,倘若《葉問2》選用英國拳王乃是將之視作英國的化身,該名拳王傲慢無禮、恃武凌人的態度,便可能意在喚起香港人在英國殖民時代的受迫記憶,刺激香港人憶起殖民時代可能遭遇的不公不正的殖民地人民待遇,相同的,劇中主辦華洋拳賽的英籍警官濫用職權、中飽私囊的行為,亦彷彿在突顯殖民時代英國殖民政府的強權勢力為香港人民所帶來的壓迫。整體而言,《葉問2》如此安排便像是在回應2007年香港回歸十周年的民意調查結果,對著占香港人口三成以上的「願意重作97年前殖民地人」的香港人喊話曰莫忘殖民之苦,而香港歷史中的英國記憶遂被選擇性記憶為如此強權印象,促使香港觀影人重新記憶英國殖民政府的醜惡,而遺忘殖民時代中的其他歷史記憶。

五、結語
  本文首先透過民族英雄電影的遞嬗,分析民族英雄電影如何反映當代社會情境與現實政治需求,進一步藉由《葉問》系列的文本分析,說明《葉問》系列透過「民族英雄」葉問促成香港與中國產生連結,召喚香港觀影人產生中國國族認同,並透過共同歷史記憶的分享將香港與中國鎔鑄為一個想像的共同體;而《葉問2》則透過傲慢的英國拳王喚醒香港人憶起英國殖民時代的受迫記憶,用以分化香港觀影人可能的英國認同,於是《葉問》系列得以通過對中國的記憶與對英國的失憶重構香港歷史。這個過程可能便是對香港回歸中國之後,香港社會所面臨的政治局勢的回應與對策。
  或許《葉問》系列在香港人身分認同浮動的情境下,探尋中國認同的努力可以視為一種政治正確的舉動,然而筆者認為由《葉問》系列亦可以視作當代香港人在國族/身分認同焦慮之下,在歷史的夾縫之中尋求出口的努力,反映出當代香港人處於浮動的國族認同的社會情境當中,試圖藉由歷史的記憶與遺忘,對內凝聚中國認同、對外分離英國認同,在追求一個穩定並合乎時宜的國族認同的同時,達到消弭中港差異、安定民心的作用。(完)

--------------------------------------
註16:參見Benedict Anderson著,吳叡人譯,〈記憶與遺忘〉,《想像的共同體》(台北:時報文化,1999),頁209-224。

註17:參見葉準、盧德安、彭耀鈞著,《葉問˙詠春2》(香港:匯智出版,2010),頁200-203。

註18:「剛經歷了一百年英國殖民統治的香港在1941年的聖誕節落入日本人手中。自1941年12月25日香港淪陷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在香港統治結束的三年零八個月,是香港歷史上一段空前黑暗的歲月。歷史上稱為『日治(佔)時期。』」參見王賡武,《香港史新編(上冊)》,頁122。


(半成品)
  1. 2012/11/25(日) 20:36:43|
  2. 觀後感
  3. | 引用:0
  4. | 留言:1
<<覆dっf さん:關於〈百合的定義──論百合、GL與女同性戀之關聯性〉 | 主頁 | 民族英雄的召喚 ──以電影《葉問》、《葉問2》為主要探討對象 (上)>>

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
  2. 2013/02/20(水) 19:59:56 |
  3.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aopintwins.blog132.fc2.com/tb.php/84-b7c7f19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貓品雙胞胎

Author:貓品雙胞胎
由淺色貓(姊)與半成品(妹)組成。
熱愛漫畫的百合控。部落格私心領航全力全開。

淺色貓(姊)
本名楊若慈,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碩士。
研究領域:大眾文化、台灣本土言情小說。
曾獲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碩博士論文獎助、國藝會創作補助。小說、散文獲文學獎若干。以「若慈」、「淺色貓」、「楊双子」為筆名創作言情小說(萬盛、飛田出版)、動漫畫同人誌及各種嚴肅文學與大眾文學。
著有學術專書《那些年,我們愛的步步驚心:台灣言情小說浪潮中的性別政治》(秀威,2015)、大眾小說《撈月之人》(奇異果文創,2016)等。

半成品(妹)
本名楊若暉,歷史學系研究所碩士。
研究領域:ACG文化、百合迷文化。
原本朝著漫畫家的方向前進,出了同人本之後發覺寫評論比較明智。
著有《少女之愛:台灣動漫畫領域中的百合文化》(獨立作家,2015)、《少女的庭園:台灣百合文化史》(白象,2014)。
2015年6月19日歿,享年30。

Facebook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aopintwins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公告 (48)
日常 (9)
漫畫評論 (19)
動畫評論 (9)
小說評論 (19)
同人小說 (2)
同人圖作 (24)
信手塗鴉 (5)
原創小說 (5)
觀後感 (5)
遊記 (1)
劄記 (11)
出版 (1)
讀書 (1)
簡歷 (2)
散文 (11)

FC2計數器

Flag Counter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